国际金融危机对经济全球化趋势的重大影响”等6则

2019-12-02 10:13:41 天津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国际金融危机对经济全球化趋势的重大影响”等6则

国际金融危机对经济全球化趋势的重大影响”等6则

发布时间:2018-08-05 06:27:00 已有: 人阅读

国际金融危机虽然不能改变经济全球化的基本趋势,但对其发展进程却有着直接影响,并使经济全球化趋势呈现出若干新特点:一是国家资本直接与私人垄断资本相融合成为危机救援的重要手段。经济全球化不仅把私人垄断资本的利益联系在一起,也把西方发达国家资本的利益联系在一起,国家资本从救援到其他干预将成为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新现象。二是国家资本跨国化成为刺激经济的新需要。危机中各国不仅普遍各自采取经济刺激方案来应对本国危机,而且还采取联合措施刺激经济,资本要素的流动已经从私人垄断资本的跨国流动发展到国家资本的跨国流动。三是全球经济治理改革成为经济全球化新的利益诉求。首先是改革金融货币体系,其次是改革磋商与政策协调平台。四是新的科技及其产业化正在酝酿之中。经济危机往往孕育着新的科技,突破关键技术并使之产业化将成为后危机时代发达国家产业振兴以及促进新一轮产业转移出现,带动新的国际分工的新现象。五是跨国垄断资本正在寻找新的全球市场。一部分垄断资本极力主张并支持美国发展新能源和低碳经济,并企图获得技术优势,再利用资本优势建立新的国际分工体系以及全球市场。(《国际经济评论》2010年第4期)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主要国家的反危机措施确实取得了一定的积极效果,但是其自身同样存在严重的缺陷,而且无法消除导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周期爆发的根源和矛盾,并造成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目前来看,西方国家的金融救助和稳定政策难以有效提高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抗风险的能力,扩张性货币政策难以拉动经济复苏,却可能导致通货膨胀抬头,并导致巨额财政赤字。各种产业发展政策的效果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各种贸易保护政策已经导致严重的贸易摩擦,国际贸易环境因此而急剧恶化。更为重要的是,西方国家反危机措施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也不能克服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及其各种具体矛盾。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和政策主张的破产与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和政策实践的回潮,改变的只是资本主义的具体形式或治理体制,并没有丝毫改变资本主义的本质。这些克服危机的办法不过是“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更有甚者,鼓励企业之间的兼并以及“再私有化”等措施,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重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从而酝酿未来更大规模、更为猛烈的危机。(《马克思主义研究》2010年第7期)

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时候,美国日裔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曾著《历史的终结》一书鼓吹“历史终结论”。该书的基本假定是,西方仍将是和的世界“灯塔”。几十年来的全球发展否定了福山的这种“历史终结论”,而中国的发展更是对其有力的证伪。因为根据这种理论,当时西方人较普遍地认为中国的经济不会真正繁荣起来,除非它采用西方式的。然而,中国模式却使中国走出了一条高速度的经济发展伴随着社会主义社会结构的平衡稳定的现代化道路。这就证伪了福山的把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奉为普遍主义发展路径的“历史终结论”。甚至连福山本人在2009年1月初接受日本《中央公论》的记者专访时,也不得不承认“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可能并不是历史进化的终点,随着中国的崛起,所谓‘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人类思想宝库需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世界需要在多元基础上实现新的融合”。(《红旗文稿》2010年第17期)

就国际环境而言,我国的文化建设与文化交流,既有中国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国际社会对中国模式和中国文化高度关注所带来的有利契机,也有西方国家加紧对我国实施文化渗透,西方价值观冲击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两者纠缠在一起,相互影响。具体来说,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在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的浪潮中,文化软实力竞争日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内容。文化软实力对内体现为民族凝聚力、创造力、发展力、向心力、感染力,对外则体现为国家影响力、亲和力、吸引力。二是构建和谐世界,开展不同文明之间的平等对话,维护人类文化多样性,越来越成为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的潮流。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西方强势文化企图一统天下,发展中国家则要竭力维护自己的文化特性。三是国际金融危机对国际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进一步引起了各国对人类社会发展模式的深入思考。发展模式的背后,实际上蕴含着文化背景的不同,意识形态的冲突。四是在文化软实力竞争中西强我弱的状况没有根本扭转,我国文化软实力与我国国际地位不相适应,与作为文化资源大国的地位不相适应。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渠道有待拓宽、方式方法还有待完善,文化贸易逆差局面有待进一步扭转。(《学习时报》2010年8月30日)

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人民大众来说并不费解和玄奥,而是朴素实在的、有极大的吸引力和亲切感的理论。为此,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要在理论宣传上避免几种误区。其一,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阐释要防止庸俗化,更要反对概念化。理论阐释的目的是把问题说得简单明确、通俗易懂,而不是越讲越烦琐、越深沉,让人不得要领。“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提出的理论学习原则完全适用于指导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其二,对群众不能空洞地宣传理论,对群众中的问题不能“顾左右而言他”。群众不是以抽象思辨掌握理论,而总是把理解理论问题与思考现实问题相联系。如果只是空洞地宣传理论,人们就会认为“不解渴”,甚至觉得理论“三没”:道理没错、听着没劲、生活中没用。实际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朴实性和生命力正在于能够回答现实问题。其三,不能把群众当作消极、被动接受理论宣传的对象。理论掌握群众是宣传过程,更是思想过程,通过群众的思考和消化,理论才能被理解和掌握,进而转化为内在的信仰和价值观。理论能否掌握群众取决于真理的力量,而不是一味依靠行政的力量。理论宣传与群众面对面的基础是理论工作者与群众心贴心。(《北京日报》2010年8月30日)

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需要进一步深化对政党组织的一般属性、组织学习的内涵等方面认识。一是要把政党视为具有生命体征的组织。工业化早期和中期,人们一直把组织看成机械的物体,把组织中的人看成制度化、机械化的人。随着信息化和知识经济的来临,人们发现组织实际上是具有生命的有机体,学习成为组织蜕变、再生、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因素。只有把政党视为具有生命体征的有机体,才能赋予它学习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二是要强化对“组织学习”概念的理解。不能把组织学习看成是个体学习的简单叠加,实现组织学习关键在于将组织中所有的个体都看成富有创造力的主体,不仅强调组织中个体成员间的对话与合作,还强调对组织传统目标与价值的反思。三是要将马克思主义的方和思维方式的转化作为重要路径。要让党员干部在学习中能够真正超越自我,在的氛围中解剖自我,真正使党组织中的成员将党的创新理论融入头脑、融入行动。四是要高度关注领导者在学习型党组织建设中的表率作用。学习型党组织的建设要有学习型领导去带动,建设学习型党组织要把学习型领导班子建设作为重要抓手。(《科学社会主义》2010年第4期)北京权威的癫痫病医院济南能治癫痫病好的医院?让湖北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